♣.「老師我想再練看看」邊玩邊學 挫折的孩子變積極了

以下內容出自
聯合新聞網 / 2017-11-06
文/王芊惠(曾任偏鄉小學英文課輔老師)
原文網址:https://udn.com/news/story/11437/2796031

 

從小,我就立志當老師,總愛拿哥哥的作業簿,幫他打甲上、A+,因此只要有當老師的機會我都不想錯過。「有一個基金會在徵英文課輔老師耶!妳要不要去試試?」朋友知道我熱衷於英文教育,要我去應徵偏鄉小學的課輔老師,而通過面試後,我被分發到雲林某所小學當英文課輔老師。同時,社工也告訴我,我帶的孩子雖然大部分是天使,不過有幾位小朋友很會反抗老師,聽完,我沒有一絲退縮的猶豫,反而激起想讓孩子們都愛上英文的想法。

充滿期待的偏鄉教學


「歐北,歐北,挖系林老北」還沒進教室,就聽到陣陣的笑聲傳來,在都市很少講台語的我,聽到這句話,以為孩子們在罵髒話,忙著制止孩子講不雅的語言「老師!我們從小都這樣講啊,講黑白,黑白,出家的我勝利,太長了啦,而且很不酷耶!」我笑了,這是專屬於這裡的語言,我的確該試著融入孩子們,才不會成為「都市俗」呢。

和我想像中唯一不同的是,學校附近不只沒有便利商店,連最近的雜貨店也需要走一段路,四周圍繞的都是稻田,猶記得第一天放學,陪小朋友一起等家長時,學校對面有隻牛正在耕田,小朋友們不斷對我呼喊著「老師,有牛耶!有牛耶!」「老師,妳看,那隻牛沒有走斑馬線」童言童語在我耳裡不斷迴繞,我充滿幸福的認為,遠離都市塵囂,到偏鄉看到孩子們的單純微笑,又能見到都市看不到的景觀,真是值得了。

老師,這裡是台灣,為什麼要學英文


帶著第一天的美好回憶,我心想「小朋友們哪那麼難管教阿?」還單純的以為,只要自己充分準備好英文教材,小朋友們就會全盤接受。殊不知,事情並不如自己想像中的美好,當我和孩子們漸漸熟悉後,班上最不愛英文的小胖舉手說,「老師,我們為什麼要學英文?我們明明在台灣耶!為什麼不是外國人來學中文?」「老師,我爸爸說我以後種田就好,英文可以不用學好。」一說完,全班哄堂大笑,幾位同學甚至開始附和,從小只乖乖接受教育的我,還真沒想過這些問題,突然聽到孩子們如此單純、直接的想法,我也開始百思不得其解了。

孩子,我們都別放棄


這群小朋友都是來自弱勢家庭,有些是隔代教養,沒有人管理他們的日常功課;有些是經濟弱勢,沒有辦法像其他同學一樣上補習班學英文,因此,這群孩子們的英文程度明顯比同年齡的孩子落後很多,也造就了這群孩子們對英文總是缺乏自信,更時常嚷嚷著想放棄學英文。

儘管我講了許多學英文的好處,孩子們仍然不領情,坐而言,不如起而行,於是源源不絕的點子竄出我的腦袋,每天開始想辦法設計遊戲融入英文,想讓孩子們知道學英文是很好玩的一件事情。

阿淵是班上最貼心的孩子,總是會關心我今天心情好不好,或者提醒我東西記得帶走,但他學習英文總是提不起勁,「老師,我可不可以不要學英文?」「老師,我是不是很笨阿?」那天,我記得這個單元已經是阿淵的第三次補考了,阿淵開始懷疑自己的學習能力,每個人在學習一件新事物時,難免會碰壁,想放棄,我也不例外。於是我告訴他「完全不笨阿,只是有些人學得比較快,有些人學得比較慢,但堅持努力一樣都會到達終點喔,我們再繼續試試看」。

孩子不笨,只是沒找到適合自己的方法


有次,我發現大家普遍對主詞跟be動詞的對應很不熟悉,於是想了遊戲讓大家邊玩邊學習,並把遊戲融入積木、錢幣,讓孩子不只可以從競賽中快速學習英文,還可以練習算數。「老師,你繼續出題目,我想再練習看看。」下課鐘一響,大家奔出教室,阿淵跑來我身邊,提出要求,我心頭一暖,對英文頻頻失望的他,似乎對英文產生一絲興趣了。而開始積極練習英文的他,那次拿到96分的高分後,他興奮地跟我說,「老師,我從來沒有考過那麼高分的英文耶!我媽媽知道我考那麼高分也很開心喔!」看著阿淵恢復自信的笑容,我也感到心滿意足,我想,這就是教育的最大目的,讓孩子對於曾經失望的科目燃起希望,永不放棄。

孩子,我們一起學習吧


由於偏鄉的孩子下課時大多用台語在對談,我也試著融入孩子們,教英文時,有時還會請小朋友教我台語,讓孩子知道老師其實也和他們一樣,一直在學習。

「阿淵, doctor的台語怎麼講啊?」

「醫生」

「那nurse的台語呢?」

「醫生」

「蛤?怎麼會一樣?」

「對阿,我去醫院看到人都叫醫生,如果硬要分的話護士可以叫吼速。」

瞬間,我明白為何上次的考試,阿淵將醫生和護士的單字填空都寫上doctor了。


找對方法,孩子不再是問題人物


至今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班上的一位頭痛人物-阿博,每次玩遊戲輸了就拿東西砸人;大家在寫功課,他總是趴著睡覺,「我太笨了,學不起來啦!」這是他最常說的話,由於他情緒反覆無常,更經常影響大家上課,走廊成了我和他最常談話的地方。

但儘管他的表現經常讓我火冒三丈,每次面對阿博的奶奶我還是把原本想說的話吞回肚裡,放學時,阿博的奶奶都會向我關心阿博的表現:「老師啊,今天我們家阿博有沒有乖?」原本打算一五一十地將阿博打同學的情況告訴奶奶,但一想起阿博沒有爸媽,從小就由奶奶獨自扶養孫子,想必非常辛苦,所以我還是保持微笑的說,「啊嬤,阿博今天玩遊戲表現很棒,幫同學拿很多分數喔!」站在一旁的阿博,大概沒預料到我竟然講他好話,瞬間害羞起來。

值得一提的是,有天我終於找到讓阿博乖乖寫作業的方法了,某個下午,我和阿博在校門口等奶奶,我們聊到彼此最喜歡的事情,他眼睛發亮的告訴我,「老師,我很喜歡研究車子喔,每台車子我都叫得出名稱呢!」語畢,他邊看著經過的車子,邊喊著廠牌名稱。於是我靈機一動,「車子」成了我們日後的籌碼,只要他乖乖寫完作業,就可以畫一張跑車的著色圖,奇妙的是,從那之後,我和阿博終於不用在走廊上一對一的談話,也不再當起他和同學的「調解委員」了。

雖然弱勢,可是溫暖不輸人


孩子們雖然英文程度比同儕落後,但是他們的溫暖絕對不落人後。

「老師,便利商店旁邊那間早餐店很好吃喔,是我同學的阿姨開的,不過報我的名字沒有打折。」小莉知道我不是在地人,很熱心地告訴我。

「老師,妳以後還是常戴眼鏡好了,我早上看新聞說,常戴隱形眼對眼睛不好喔」阿淵每天總是向我「報新聞」,並提醒我要注意天氣、身體。

「老師,下雨天,地很滑,回家騎車小心喔」常闖禍但又不忘貼心的阿博說。

對都市的孩子來說,擁有電動玩具和手機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但對偏鄉的弱勢族群而言,擁有3C配件是多麼奢侈的事情,下課和好朋友玩躲貓貓,盪鞦韆和積木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每次下課,我站在一旁看孩子們盪鞦韆,總想起小時候下課就搶盪鞦韆、總愛用盪鞦韆耍花招的自己,每一幕童年回憶不斷在腦袋中閃過……

「老師,來跟我們比賽嘛!看誰盪的最高」還沒回憶完,孩子們對我呼喊著,

「有什麼問題,老師從小就是盪鞦韆高手呢!」我驕傲地說著。

教的不只是英文


騎摩托車戴安全帽,對於在都市生活的我來說,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但當我剛到偏鄉當課輔老師時,我發現家長和孩子騎車不戴安全帽是家常便飯,這讓我感到很不可思議,家長和孩子認為沒有其必要性,甚至也沒有意識到騎車不戴安全帽是多麼危險。於是那陣子上課,我都花半小時和孩子討論戴安全帽的重要性,並在聯絡簿上加強宣導騎車要戴安全帽。

「老師,不戴安全帽,頭比較涼耶!」

「老師,我媽媽都從田裡來載我,他說多戴一頂安全帽很麻煩。」

討論過程中,孩子們紛紛表示自己對戴安全帽的意見,原本還擔心最後成效不高,不過經過半個月的耳提面命,逐漸看到小朋友和家長們之間的改變,幾位小朋友放學都會跟我說「老師,我今天有自己戴安全帽喔」,努力後的成果令人欣慰。

離別,是為了下次的再見


很快的,半年過去了,看似是我教育孩子,但其實孩子們也默默的教導我很多事情,保持善良、樂於助人、莫忘初衷,孩子們平時的行為雖然時常讓我頭痛,但他們的努力和默默地改變,讓我深受感動;他們的單純,極快的恢復力,讓我提醒自己要做個善良、樂觀的人。

那天艷陽高照,是我最後一天帶這群偏鄉的孩子,記得我在停車場發動引擎時,看到平時總是愛吵架的阿淵和阿博從教室走廊奔向我:

「老師,你怎麼沒跟我們說再見就走了?」

「對阿,以後我們都見不到了耶!」

我一聽,突然一陣鼻酸,「老師為了趕著回去拿小莉的東西,等一下還會再回來啊!」

「那老師你也不能不告而別阿!」

我聽完,馬上將他們擁入懷裡:「你們兩個齁,真的是很貼心捏,以後不能再常吵架了喔,這樣下個英文老師會很頭痛耶!」

只見他們兩個靦腆的笑了笑。

「好了,趕快進去吧,數學老師還在教室等你們呢。」

「老師,那你騎車要小心喔,不要因為趕時間,騎很快唷。」他們看著我說。

我允諾後,催促他們趕快進教室。

離開時,走廊又傳來陣陣的玩笑聲「歐北,歐北,挖系林老北」,經過半年,我聽到孩子們講的這句話,竟然感到一陣溫暖,回到都市後,想必很難再聽到如此「道地」的語言了。這群孩子們的家庭背景,讓我體會到自己身在多麼幸福的家庭裡,在我教導他們的同時,讓我想起了過去耐心教導我的老師們,感受到當老師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也終於能理解身為一位老師,再多的耐心及愛心,都只為了換來孩子們的笑容及充滿希望的信心,有緣再相見了,我可愛的孩子們。



 

 

 

連結閱讀原文

 

Top


©2012 真善美教學資源分享網
2013年8月1日至2016年10月31日,本網站由國立新竹教育大學負責維護建置
2013年8月1日至2015年10月31日,本網站獲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補助
2016年11月1日起,本網站由國立清華大學竹師教育學院維護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