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兒少政策走歪了嗎

原文引自: 蘋果及時 2017/11/20 
原文網址: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71123/1246714

 

曾淑賢/中原大學特教系副教授、全人關懷早期療育研究中心主任

本周有幸能參與部分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國際委員審查會議,會議中與會家長代表提到政府投注在家庭教育的經費相較於性平教育經費遠遠不成比例。

以雙北為例,台北市和新北市政府於106年性別平等政策的相關預算超過60億,但推動家庭支持的家庭教育中心經費卻不到3千萬,兩者差異超過200倍(市府主計處)。筆者多年從事弱勢兒少的服務,可以充分感受到兒童權益的保障與家庭功能的健全兩者其實息息相關,應該互為支持。不過近年來政府在兩者支持的力道上,顯然有巨大的差異。

此外,與會家長亦提出對台灣兒少性健康景況的關切,包括兒少罹患淋病的案例5年內增加約3倍、其他性病和使用毒品大幅增加、墮胎的嬰兒比出生人數高出2倍以上、愛滋感染亦呈現明顯上升趨勢等。

我們不能完全確定這與近年大力推動的性平教育間的關係,但明顯的是,不管是哪一種性別孩子一旦得病、染毒、或懷孕墮胎,最直接衝擊的就是他們的家長,而不是這些推動性別平權的專業人員!但是這個孩子最主要的支持系統,家庭,卻未能得到政府或社會足夠的重視與支援。

著名的人類發展學者Bronfenbrenner(1979)清楚的指出,兒童不是在真空中成長學習,最直接影響其發展的就是家庭。從筆者多年的實務經驗可以看到,家庭愈被充分支持和賦能,兒少的發展就會愈健全完整。在社會福利、醫療、和教育領域中,家庭賦能早已是金科玉律,是這些服務系統不可動搖的基本共識。

因此,如果我們的政府真的關心下一代的身心健康,就應該更有系統地規劃完整的政策與經費來支持家庭功能的發揮,包括婚前教育、育兒指導、育兒與托育補助、親子諮詢、婚姻諮商與對高風險(與弱勢)家庭的支持等。當家庭能比較完整健全,也就更能再從中去發現和協助有個別化需求的少數族群(包含性少數)。這種可以輕易善用家長團體的力量順其勢而為的兒少工作,可惜極少見諸於政治人物的理念訴求。

就筆者觀察,家長團體與人權團體相持不下的癥結在於,現今媒體與網路使用普及,色情資訊充斥,兒少其實早已接觸各種大量混淆的好壞訊息,超乎許多家長的瞭解。但是對於這樣的現實,正確的回應方式是否就應該如性別人權團體所主張的將所有的性知識完全解碼,從自慰到性交教戰全部納入教材?還是該持續注入清水稀釋,強調生命教育與確實教導性教育中的ABC原則 (Abstinence:延後性行為,學習管理慾望;Be faithful:委身單一性伴侶;Condom:使用保險套)?

這本來應該是由政府延請兒童發展專家、教育實務工作者、健康教育專家、性平教育專家、與家長和兒少代表等進行更精確的討論與評估,並且有因時因地因人而異的彈性調整空間。卻放任民間團體互相角力,雙方過於較勁於話語權或教材版本的維護,以社會上的權力思維破壞了教育理念中最不該缺少的關懷與信任。

從筆者在師資培訓與服務弱勢兒童的經驗,專業人員與家長本來就是權力不對等的團體,但是掌握知識和資源的專業人員要能傾聽與溝通是基本的專業素養。不能只是因為家長可能比較從傳統保護兒童的立場發言就輕視其心中對兒童的關懷,畢竟覆巢之下無完卵,破碎失能的家庭中所有的家庭成員都會受害,最後承受後果的是家長而非專業人員。因此,有哪一種教育是不需要家長共同努力的?把家長屏除在性平教育參與之外是動搖國家社會的錯誤作法,真正關心兒少的實務工作者怎麼可能如此無感?

雖然性別人權團體的專業人員為LGBTQI弱勢兒少發聲的努力值得肯定,但家庭是社會的縮影,不應只有權力,還有責任及情感關係需要互相支持與平衡。因此,性別人權團體不該在教育領域採用社會運動的操作模式來對抗家長,而應以社會工作者的支持態度來和家長協力合作。盲目鼓動兒少脫離父母完全自主(例如,倡議墮胎可以不經過家長同意),硬生生切斷其最直接的支持系統,相信所製造的問題將比其欲協助的棘手案例還多,長遠的負面影響也將是社會難以承擔的。

在台灣面臨少子化與人口老化的同時,政府難道不該痛定思痛好好評估我們的兒少政策是否在哪裡走歪了呢?

 

 

more

Top


©2012 真善美教學資源分享網
2013年8月1日至2016年10月31日,本網站由國立新竹教育大學負責維護建置
2013年8月1日至2015年10月31日,本網站獲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補助
2016年11月1日起,本網站由國立清華大學竹師教育學院性/別教育發展中心維護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