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探台灣年輕人的同性戀行為模式

楊文山(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   李怡芳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

·        2013年台灣青少年成長歷程研究第五次學術研討會
The 5th Conference on Taiwan Youth Project, 2013, November 28-29, Taipei, Taiwan
 

全文下載

前言


        2013 年全球掀起同性婚姻合法化浪潮,巴西、法國、烏拉圭、紐西蘭與英國先後宣布同性婚姻受該國法律保障。自2001 年荷蘭成為第一個允許同性伴侶登記的國家以來,至今已有15 個國家1全國性認可同性婚姻的權利並准予註冊,主要集中在歐洲(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2013)。半個世紀以來,同志團體藉由各種論述現身,於傳播媒體發聲達到去汙名化並建立認同,當代社會對同志議題不再隱晦,同性戀者的政治權益亦被納入主流意識討論的框架。然而,一個社會中究竟有多少同性戀者至今仍舊是個大哉問?這不單純僅是統計技術的問題,更牽涉哲學定義、社會觀感與政治意涵,因而備受關注與爭議。

        早期未有社會調查大規模訪問民眾的性傾向之前,一般傳媒論述與民眾心理存在著一個刻板印象:同性戀比例約占總人口的10%,此一數值源自美國1948年的金賽報告(Laumann 1994)。隨著同志的公眾形象不斷提升,不乏名人巨擘公開表明自身的同性傾向,民眾對性傾向的態度亦變得更為包容開放。根據美國蓋洛普市場調查公司於2011 年5 月所進行的電話訪問,美國民眾認為有高達四分之一的美國人口是同性戀者,該數值創歷年新高(Morales 2012)。為驗證民眾的想像與現實是否相符,隔年6 月蓋洛普市調公司著手美國史上由始以來最大規模的同性戀、雙性戀與跨性別的人口(LGBT2)調查,受訪者高達206,186 人,調查歷時半年。研究結果指出,全美總LGBT 比例為3.5%,其中哥倫比亞地區最高為10%,北達科他州最低為1.7%,存在明顯的地區差異(Gates and Newport2013)。近期歐美社會調查研究亦指出,同性戀占總人口比例其實並不高,即便一個社會中約莫有10%的人曾經發生同性性行為,但僅有2%的男性與1%女性屬於絕對的同性戀者(Hyde and DeLamater 2011)。

        想像與現實孰是孰非,其間的落差該如何評斷?又同性戀議題所關涉的政治意涵與信仰衝突,皆一再加深學術研究的困難與爭議。相較於其他的社會調查,性傾向終究是個敏感且私密的問題,受訪者很有可能不願意表態或據實回答。此外,性向認同本是生命歷程中的動態行為,研究者該如何透過一個固定的數值,來描繪性行為的多元面貌,以及社會中不斷變動的同志人口比例,實為一個富含挑戰性的艱鉅任務。在研究對象無法被明確定義的情況下,過去台灣學術界對於同志議題,多半著重在行動或論述的研究,探討同志社群的互動形式,觀察其透過媒體與文本達到自我再現的過程,既有關於同志議題的量化研究與統計數據相當缺乏(王志弘 1996;朱偉誠 1998;簡家欣 1998;潘淑滿、楊榮宗、林津如2012)。

        2012 年年台灣社會變遷基本調查第六期第三次調查計畫的「性別組」,是台灣第一個嘗試蒐集國人性傾向資料的大型學術調查。研究結果顯示,94%的台灣人口自認為異性戀者,雙性戀者占1.7%,同性戀者僅占0.2%,不確定、不知道與拒答者共占4%3 (台灣社會變遷基本調查第六期第三次調查計畫執行報告 2013)。

        台灣社會變遷調查所統計的台灣同性戀比例明顯低於其他歐美國家的研究結果,懷疑面對面訪談的資料蒐集方式,是否有降低受訪者真實表達性傾向的可能性。此外,該調查僅詢問受訪者個人的性向認同,並未探查其性慾望與生命歷程中性經驗的變化過程,無法呈現人類性傾向動態多元的特性。

        根據既有西方研究顯示,居住都市的年輕人正是同性戀比例最高的群體(Laumann 1994),倘若可聚焦都市年輕人的性行為研究,將有助於取得最豐富的同性戀樣本與經驗。據此本文利用2011 年中研院社會所臺灣青少年成長歷程資料,精確且全面地從同性戀慾望、行為與認同三個面向,觀察台灣年輕人的同性戀行為與模式。

 

連結閱讀原文

Top


©2012 真善美教學資源分享網
2013年8月1日至2016年10月31日,本網站由國立新竹教育大學負責維護建置
2013年8月1日至2015年10月31日,本網站獲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補助
2016年11月1日起,本網站由國立清華大學竹師教育學院維護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