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兒童性侵害案件驗傷採證和詢問工作

 

作者:華筱玲(台大醫院婦產部專任主治醫師、台大醫學院法醫學研究所專任副教授)
         沈瓊桃(台大社工系教授、台大兒少暨家庭研究中心執行長)

華筱玲,沈瓊桃(103)。論兒童性侵害案件驗傷採證和詢問工作。司法周刊。頁2-3。
全文下載

摘要:


在兒童性侵害的案件中,非供述證據 (例如醫學證物)往往十分有限,所以供述證據非常重要。由於受害兒童通常是案件的唯一目擊證人,因此兒童的證詞便成為這些案件中的唯一線索。有鑒於此,執法人員若能協助孩童精確地陳述案發狀況,不但能夠避免錯誤的指控,還可以確保司法正義,避免兒童再次受害。本文首先探討為何兒童性侵害案件的醫學證物有限,再說明能夠提升兒童證詞證據力的詢問方式。

@兒童性侵害驗傷採證

性侵害是以陰莖或手指等類似鈍器的力量施加在陰部、肛門或口腔所以造成傷的型態因為不同的人、姿勢、侵害方法角度與力度變異性很大。成年性侵害受害人的驗傷採證本就面臨許多困難兒童性侵害受害人傷的表現與成人不同,且癒合能力較佳使其驗傷採證更為困難兒童在檢查時經常無法清楚 地描述受害過程及時間也常不願意配合驗傷採證時的姿勢及處置都增加驗傷的困難度。此外還有以下問題:

一、在驗傷方面:

(一)兒童受害人很少有一般的身體傷痕

(二)兒童受害人較少有明顯的口腔、外陰部或肛門傷痕

二、在採證方面:

(一)在兒童能採到法醫學檢體的機率很低

(二)兒童不知道保存證據的重要,被侵害後仍然照常洗澡及清洗衣服,也未留下現場證物。

千萬不要認為驗傷採證結果無明顯傷痕且末能驗出加害人DNA,就無法證明事件的發生。在其他證據確實情況下,國外有許多兒童性侵害案例,在無明顯傷痕且未檢出加害人DNA的情況下仍能定罪判刑。

@兒童性侵害案件詢問工作

 一、司法詢問員:

兒童或心智障礙性侵害被害人的案件中非供述證據往往十分有限所以供述證據非常重要但是兒童或心智障礙的被害人在被警察或司法官訊問時可能無法清楚的陳述事情經過所以需要在司法單位核可之下讓有心理、語言、兒童發展及相關法律等專業訓練的人在兒童感覺舒適且不受干擾的環境中用兒童能理解且經規範的問題模式在沒有誘導性用語及污染證詞的疑慮之下使兒童能陳述事件發生的經過及相關情況。

二、國外成効研究

例如「美國國家兒童健康與人類發展中心根據兒童記憶語言與認知能力的最新研究證據研發了一 套詢問兒童的結構式程序。NICHD訪談程序的訂定旨在讓訪談者以開放式問題取得最大量的案件訊息避免兒童因詢 (訊)問人員的暗示、誘導或誤導而無法提供精確的敘述進而影響案件的起訴率和定罪率。

三、台灣的現況和發展:

有鑑於國內兒童性侵害案件因證據取得不易被告獲無罪判決比例偏高「臺灣 大學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兒少暨家庭研究中心」於101年年底開始研發適合國內使用的兒童證人司法訪談程序,並積極培訓司法詢問員以期提升執法人員的詢問知能進而為兒童爭取司法正義並 保護兒童免受二度傷害。

 

@跨專業領域的照護和服務

綜合前述,對兒童性侵害被害人的照護及服務應該是跨專業領域包括社 工、醫療、司法及警政要建立不同專業人員彼此了解、相互合作的關係應從學校教育開始大學時期的跨專業學習能建立各種專業人員寬闊的視野及彼此尊重的態度比大學畢業進入專業領域後再學習的效果更好故在此建議大學教育提供相關的跨專業領域課程。另外在職教育也很重要在工作中了解實際困難與專業不足之處更有動力 進修提升品質且更能在工作中學習及學用合一。最後我國應建立及善用司法詢問員制度使司法界對供述及非供述證據都能採信維護社會正義及司法人權。

 

連結閱讀全文

 

Top


©2012 真善美教學資源分享網
2013年8月1日至2016年10月31日,本網站由國立新竹教育大學負責維護建置
2013年8月1日至2015年10月31日,本網站獲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補助
2016年11月1日起,本網站由國立清華大學竹師教育學院維護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