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是不聽話還是迷失自我?別忽略了孩子的「求救訊號」

以下內容出自 未來親子學習平台 
數位編輯:陳玉玲
摘自  金‧約翰‧培恩《華德福慢養教育》/小樹文化
原文網址:https://futureparenting.cwgv.com.tw/family/content/index/12808

我們常聽到「迷失自我」這個形容詞。但是,當這種情況發生在親近的人,或是公眾人物身上,我們才能了解迷失自我卻無人指引的夢靨。

沒有人喜歡迷失自我的感覺,人生中沒有比這更不安的事了,而孩子在迷失自我和不安時尤為脆弱。我們知道,在現今忙碌的世界中,隨時都有太多衝擊。現代小孩必須在一連串的影像、印象、思想、立場和衝突的資訊中航行,而這是我們小時候不太需要經歷的。老實說,現代孩子的兒童期,就像活在未正式宣示的戰爭中。孩子必須面對太多事物,被迫快速成長。因此,迷失自我和強烈的焦慮變成常態,在家中和學校出現越來越多偏差行為。

身為父母,我們總想在無情雜亂的電子聲中、忙亂焦慮的快速步調中,提供孩子安全的避風港。在這樣的氛圍之下,管教「不聽話」的孩子是非常嚴峻的挑戰。我們像是瞎子摸象,竭盡所能說對的話、做對的事。我們想教孩子分辨是非,其實是希望他們將來進入社會能獨當一面,在艱難的未來一帆風順。

 

當孩子不聽話時,其實已經迷失了方向

解決難以管教和火爆舉止的關鍵是「觀察」和「處理行為」。當我們了解「沒有不聽話的小孩,只有迷失自我的小孩」時,管教方式就會有重大改變。

接下來,我會釐清大家對「不聽話」的誤解。把孩子的惱人行為看成「在忙亂、困惑的時代中尋找方向」,我們不再是教官或危機處理專家,而是「監督者」、「栽培者」和「引導者」。

 

孩子出現偏差行為,是為了向父母尋求幫助

兒童、前青春期孩子和青少年會用幾種方式自我定位、解除壓力:閱讀、獨特的遊戲、聽故事、探索大自然、發展嗜好,或跟家人相處。這些活動會形成保護膜,用來對抗嚴酷的「現實」。孩子透過這層保護膜處理、消化所有好壞,以及生活中的瑣事。參與這類活動不只為了適應生活,也是建立復原力、發展自信心的方式。當他們在內心找到更重要、更安詳的地方時,就能放下並重整內在資源,建立「自我意識」與「自我定位」。當他們認清這兩點,就會感到安全、對未來有更清楚的方向。

但是,當生活中有太多事,孩子覺得難以負荷就會迷失自我,通常會觸發、惡化為偏差行為、抗拒外在的世界。不幸的是,他們抗拒的「外在」世界就是最親近的人。所以,我們必須了解,孩子調皮搗蛋或不尊重他人並不是「不聽話」,而是想恢復舒適、明確方向的平衡。

我稱此為「呼救原則」。正如潛水艇靠水底物體反彈聲波,藉此確認潛水艇在岩石或暗礁之間的位置來導航;孩子則用偏差行為發出呼救,他們會發牢騷、搞破壞或大哭大鬧,以便從父母身上尋求回應,幫助他們找回方向。他們用這樣的方式尋找自我定位、了解父母想要他們做什麼。換句話說,孩子的行為遇上成人的反應,就是他們的導航系統。

這個概念對教養來說很有幫助。某位父親告訴我:「了解孩子不是調皮搗蛋,只是迷失自我、向我發出呼救,這使我大為改觀。」「找出源頭並看清問題所在,比糾正孩子的行為更有效。」

身為兩個孩子的父親說:「當孩子變得焦慮、浮躁時,幾乎都是家庭生活有點忙亂的時候。」

 

理解孩子不聽話的成因,就能讓我們冷靜面對

當孩子不守規矩,父母自然會開始自我懷疑和自責,最引以為恥的就是:「是不是在教養過程中,我沒教好?」而最深的自責是覺得自己不夠格:「任何人都可以處理得比我好,我哪裡夠格?」

這種「替身症候群」就像《綠野仙蹤》裡的奧茲,自稱法力強大的巫師,其實是躲在幕後,渺小又毫無價值的小人物。我們覺得自己沒準備好、沒有能力,在孩子最需要我們堅定指引方向時,卻迷失了自我。就像沒有錨的船,迷失在「孩子沒做好是我的錯」的感覺裡,但卻是將自我懷疑和自我責備轉成憤怒,再加上責備的話語:「不准再這樣對我說話!」或是「馬上做,不然就試試看!」

每個教養專家都會耳提面命:面對孩子的偏差行為時,我們要保持冷靜。很好的忠告,對吧?可是,要怎麼做呢?除非找出「怎麼做」,否則就會走向自責的惡性循環,讓身為父母的我們無法保持冷靜。

當孩子的表現越惡劣,我們越需要表現出最好的一面。丹尼和蘇珊的故事就是很好的例子:

 

|呼救原則:小佛的求救記號|

我在華盛頓的教養工作坊認識了蘇珊。當時,她正疲於應付不聽話的兒子,於是我們一起探討偏差行為和迷失自我的不同。

「從那一刻起,我終於醒悟,也開始理解兒子小佛的惡劣行為,其實是迷失自我時的呼救。」她說:「了解這個教養觀念之前,我和先生丹尼很掙扎。我們用對待大人的方式面對小佛,認為他其實可以掌控自己的行為,以為他故意疲勞轟炸我們,卻造成各式各樣的衝突和難看的場面。跟4歲小孩爭奪主導權,聽起來有點瘋狂,但情況就是這樣。」

丹尼也無計可施:「我快氣炸了,當我越堅持小佛有能力控制自己,他就越失控。我現在了解他的行為不是『壞』,只是迫切需要幫助,但是當時的我只會跟他爭吵。他不是故意激怒我們,但我覺得他就是不尊重我,這讓我很火大。」

當蘇珊告訴丹尼「呼救原則」時,他們都覺得很有道理,也顛覆了過去對兒子的態度。「這個新觀念既可怕又充滿希望。」蘇珊說:「但迅速改變了小佛是故意激怒我們的想法。小佛情緒失控時,我們開始自問:『他需要什麼幫助才能找到方向?要怎樣幫助他?』花幾秒鐘思考,就可以避免直覺認定小佛是故意激怒我們,反而了解行為潛藏的訊號、更沉著看待問題,讓我們成為心目中的理想父母。」

雖然小佛還是會情緒失控、反抗,但蘇珊和丹尼很慶幸發生的頻率和強度都降到最低了。丹尼形容這樣的轉變:「我終於變回正常人,而不是跟4歲小孩爭吵的怪胎!」

當孩子故意調皮搗蛋時,呼救原則可否適用呢?答案是可以。孩子故意搗蛋也需要被引導,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都是呼救的方式。

Top


©2012 真善美教學資源分享網
2013年8月1日至2016年10月31日,本網站由國立新竹教育大學負責維護建置
2013年8月1日至2015年10月31日,本網站獲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補助
2016年11月1日起,本網站由國立清華大學竹師教育學院性/別教育發展中心(原性別教育研究中心)維護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