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風險兒少 重大施虐過半是25歲小爸媽

 以下內容取自
今周刊  2019.02.20
 
原文網址:https://4fun.tw/ELvw

曾幾何時,給孩子一個快樂的童年,變得愈來愈難。二○一八年,台灣兒虐通報近六萬人次,其中又以近期躍上版面的兒虐事件中,常為主角的二十歲以下「小媽媽」,最令各界憂心。

是否該強化對年輕產子父母的兒虐預防措施,以避免引發更多的憾事?相關數據也證實此點疑慮,在衛福部委託台灣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劉淑瓊、台大醫院小兒部兒童胸腔與加護醫學科主任呂立的「重大兒童及少年虐待事件分析研究」中,分析二○一一年至一六年間的一○四件重大兒虐案,發現施虐者中,二十五歲以前生育第一胎的比率高達七一%;有四三%的父親或母親在生育第一胎時,年齡不到二十歲。而有近一半的兒虐案,在案發當時,父親或母親的年齡不到二十五歲;二十歲以下則占四分之一。

力補社會破洞
修法增公權力  強化現有機制 

另外,衛福部保護服務司資料也顯示,雖然施虐者最大族群落在三十歲至五十歲間,但未成年施虐者因育兒知能較為不足,跟一般兒虐案相比,孩子重傷、致死較多。

而學齡前,孩童多半生活環境封閉,沒有老師、同儕作為吹哨者,受虐風險更甚。在六十七件重大兒虐與疏忽案中(其中五十一人死亡),受虐孩童有九成在六歲以下,高達八成一是三歲以下嬰幼兒,而一歲以下有將近四成,這些受虐兒更有近九成是「未就學且未托育」。


事實上,衛福部早在二○○九年開始,依據《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訂定的「六歲以下弱勢兒童主動關懷方案」,就明確列出在「父或母未滿二十歲」、「未完成預防接種」、「未納入健保超過一年」等七項指標下的兒童,縣市政府須落實前端關懷、輔導與查訪工作,及早介入協助。

然則此政策被多方認為成效不彰,符合七項指標所撈出來的數萬筆資料中,最後實際開案率卻不高。以一七年為例,開案率只有十二.三%,原因是把執行壓力都放在社工身上,在各縣市政府普遍人力不足的情況下,就很容易「漏接」,不只是小爸媽,包含其他高風險因子家庭,都難以有效控管。

一五年,監察院曾調查台南市某男童遭患有精神疾病的父親虐死案,糾正案指出,「案家(男童家庭)同時存在許多危機因子,台南市政府相關機關卻各行其是,彼此間欠缺有效的聯繫合作機制。」此案男童死前,僅被社工訪查過一次,社政單位也未與相關單位合作,以致資源未能共享,無法全盤掌握案家狀況。

一位社工私下透露,處理兒虐、性侵等類型的「保護型」社工,需要二十四小時待命,風險大、每個人背負的案量也沒有上限,因此許多社工不願任職。而以公務員資格考進公部門的社工,也多半會轉往行政類別,導致一線社工時常招不滿人力,多以約聘方式雇用。

「近來兩案兒虐的加害人都是小媽媽,單親、沒有按時接種疫苗,明明符合政府六歲方案的主動關懷對象,卻層層漏接,導致悲劇還是發生了。」兒童福利聯盟政策中心主任、台北市社工師公會理事長李宏文感慨台灣現況,建議效法美國「First 5」方案,早期從預防端介入。

「遇到未成年小媽媽產檢時,美國醫護人員有敏感度,會主動詢問對方是否需要經濟補助、社福支持、收出養等資源。孩子出生後,政府會結合社工、保母、家事服務員等成員上門關心,教導小媽媽幫新生兒洗澡、做副食品、安撫小孩,把服務主動輸送到個案家中,就不會造成他們生而不養。」李宏文強調,兒虐保護網不能只是讓社工來做,而是包含警政、醫療、民政、教育等單位都要緊密結合。

兒虐黑數湧現
以新北市一年萬件最多

總統蔡英文上任後,一八年五月啟動「社會安全網」,預計至二○二○年共新增二一四五名公部門社工人力。只是李宏文擔憂,當「社工主責」的思惟不變,增加社工人力,只是讓成因複雜的兒虐事件被過度簡化,「重擔全壓在社工身上,要真的有成效很難」、「希望更多單位動起來,包含民政、戶政、衛政、教育單位等一起,不要只是形式上做事,卻沒有形成網絡,只是把東西倒回去給社福單位。」李宏文語重心長表示。

在兒虐預防的整合上,全台各縣市當中,人口近四百萬、占全國六分之一人口的新北市,在動員局處後,成績亮眼。從一一年兒虐通報量約兩千人次,到一八年暴增至一萬一千人次,數量成長了近五倍,代表的是更多「黑數」被找出來。

新北市社會局局長張錦麗認為,這是由市長為首、連結市府十個局處一起,「以個案為中心,不斷反省檢討、所有局處動員改變,所帶來的結果。」

張錦麗說,新北市府成立高風險安全網,初期每個月召集各局處開會,同時成立高風險家庭整合型安全網,受理各單位的通報,然後統一派案,所有資訊整合呈現。例如:一個家庭中,有未成年小媽媽同時有酒癮或藥癮,就不會只是派社工訪視,而是衛生局人員也一起出訪。

整合過程中,時任新北市市長朱立倫要求各局處都要找出潛在黑數。張錦麗說,前後產出超過十個方案,就是為了要及早介入輔導、追蹤,以預防下一個兒虐事件發生。例如:新北市警察局主動向中央警政署調出新北市入監服刑吸毒名單,直接清查這些家庭中,是否有十八歲以下小孩,有隱憂需要追蹤者,須主動通報給新北市社會局。

新北市民政局的作法,是訓練里長、鄰長具備對「高風險家庭」的認知,平時就在里鄰互動中留意,找出潛藏的高風險家庭。新北市工務局則訓練各公寓大廈管理員,通報進出的可疑份子。

新北市教育局則和新北市四大超商逾兩千個門市合作,讓超商成為「幸福保衛站」。若有學童在超商偷東西吃,就由超商店員主動登錄名單,讓學校老師去訪視學童家庭,同時透過募款給予學生每次八十元的超商食物,「這些年,我們因此陸續找到兩千多個高風險家庭。」張錦麗說。

民間團體主動出擊
兒盟去標籤化  推翻轉計畫

至於民間力量也在興起,兒童福利聯盟效法美國模式,一八年年中啟動「逆境家庭翻轉計畫」,針對經濟困窘的弱勢家庭,除了提供孩子生活及教育補助外,家有六歲以下幼兒的家庭,提供親職訪視輔導、到宅育兒指導與諮詢等服務,截至一八年年底,已有一百多個家庭求助,三分之二是主動求助,與過去被動等政府篩選出來的模式不同。

李宏文強調,「現在大家過度標籤小爸爸、小媽媽,讓他們更抗拒公部門的關切,我們去標籤化,以需求為中心,提供經濟補助及物資,如尿布、奶粉,也轉介親職教育課程,找有經驗的保母、家務指導員和社工一起訪視。」

宣傳上,兒盟主動出擊,在社區的早療中心發放傳單,與兒科診所合作傳遞消息,並在經濟援助資格上,比起政府的審核資格更有彈性,也因此個案的配合度相對更高。「新手父母有感於我們的幫助很實用,社工也多站在他們的需求上積極培力,給予正確的育兒觀念。」李宏文說。

一個高風險家庭,可能包含小爸媽、經濟弱勢、家庭成員有藥癮、酒癮或者精神疾病等複合問題,不是單純增加社工人力就可以解決,需要公部門落實跨領域、跨專業的整合,才能真正搭建起有效的社會安全網,給下一代有希望的未來。

Top


©2012 真善美教學資源分享網
2013年8月1日至2016年10月31日,本網站由國立新竹教育大學負責維護建置
2013年8月1日至2015年10月31日,本網站獲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補助
2016年11月1日起,本網站由國立清華大學竹師教育學院性/別教育發展中心(原性別教育研究中心)維護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