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變性

       性別不安╱性別認同障礙或變性慾者最後可能會選擇變性。變性(性別重置)手術是將原生理性別的內外生殖器官給予切除,重建另外一種性別的內外生殖器官,此必須經歷大量的激素治療以及多次的手術。

       變性手術只能改變身體的結構與功能,而無法改變身體所有細胞的染色體結構。外觀上雖已改變,卻必須持續靠施打性激素才能維持性徵。男變女後,因為缺乏真正的卵巢與子宮,所以並不會有卵子與月經,也不可能懷孕。女變男也不可能產生精子,且因為手術會取下內生殖器官,所以也會失去生殖能力,例如:中國大陸知名藝人「金星」,他從不諱言自己變性的事實,然而他也承認變性人不但要承受變性手術所帶來的身體痛苦,還要終其一生服用激素(否則將成為無性人)。此外,變性人也永遠不能生育兒女註5

       性別重置手術不論在孩童時期或在成年期,都具有相當的風險與後遺症,而且是不可逆的。此外,手術產生併發症的比例相當高,舉例來說,進行陰莖成型術的女性,有 79%術後有尿液滴瀝情形,即使手術後,依然有五分之四需要以坐式解尿,產生尿道瘻管的比例更高達三成五,無形中也增加了生殖泌尿系統感染的風險(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精神醫學部,2015)。因此醫師呼籲,在執行手術前必須進行審慎評估及多方考量,而且必須符合法條上相關規定。一般醫師會根據幾方面謹慎評估是否適合變性,包括:是否為原發性變性慾者、年齡在 20 歲以上、智力功能在中等以上、在扮演另一性別角色的生活適應上至少有二年以上的良好適應狀況、父母及家人支持、取得二家不同醫院的精神評估證明等。而且,一般還是建議要慎重考量生理部分對日後發展之影響。

       媒體在報導變性時,常呈現其美好的一面,好像變性後的一切問題都會解決,但事實並非如此。近年來,全世界各醫學中心對於變性手術的看法漸趨保守,主要理由是變性手術並無法滿足患者的心理需求。儘管有研究指出,變性手術可以幫助一些受性別不安╱性別認同障礙困擾的人士,但不應視之為唯一的方法或過分美化變性手術的效果。

       臺灣有研究者從 447 位經由激素治療或合併手術治療過後的變性者中,追蹤其中的 55 位患者,宣稱個案在變性後的整體人際、社會適應均有統計上顯著之改善(李鶯喬、謝仁俊,2013)。但上述研究所追蹤的個案比例僅占 12%,因此其結果的說服力較為有限。另有學者指出,變性手術或許可以解決身心不協調之困擾,但並無法解決所有問題,例如:職業與社會適應,以及人際關係等。約翰霍普金斯醫院(Johns Hopkins Hospital)前首席精神病學專家 Paul McHugh 博士表示,大多接受過手術的病人稱其對結果「滿意」,但他們後來的心理社會調適比那些沒有接受手術者好不了多少(McHugh, 2016)。瑞典卡羅林斯卡學院(Karolinska Institute)於 2011年也發表一篇長達三十年對 324 位接受過性別重置手術者的長期追蹤調查,發現在接受手術十年之後,變性人開始經歷愈來愈多精神上的折磨。最令人震驚的是,與可比較的非變性群體相比,他們的自殺死亡率高了二十倍,這個令人不安的結果還沒有得到合理的解釋。如此高的自殺率,不得不讓人質疑手術治療是否真正解決所有的問題(Dhejne, Lichtenstein, Boman,Johansson, Långström, & Landén, 2011)。

       儘管有些媒體報導(如《國家地理雜誌》),宣稱個案變性後似乎更自在,然而歷年來卻陸續有一些變性後後悔的案例被報導出來註6。因此有學者認為,非必要就不要做變性手術。尤其是青少年正處於「形成自我認同」與「建立角色統整」的階段,若無法「自我認同」時,即會產生角色混淆,因此建議切勿任意判斷而進行不可逆的手術。在個案小於 12 歲時,心理治療暫時是較為可行的介入方案(Fausto-Sterling, 2000)。

       在臺灣,接受變性手術後,在戶籍上的性別變更可依據「內政部 97 年11 月 3 日內授中戶字第 0970066240 號令」:

申請女變男之變性者,須持經二位精神科專科醫師評估鑑定之診斷書及合格醫療機構開具已摘除女性性器官,包括乳房、子宮、卵巢之手術完成診斷書。申請男變女之變性者,須持經二位精神科專科醫師評估鑑定之診斷書及合格醫療機構開具已摘除男性性器官,包括陰莖及睪丸之手術完成診斷書。註7

-------
[註5]:真實案例:

‧《我是女生》Jazz 複診結果及身體未來變化的走向 [1:5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2zQZOpILKg
‧ 中一中師談變性辛酸 母親迄今不接受
  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60430/850343/
‧ 金星「變性手術」後遺症,你真的以為變性很安全?
  https://kknews.cc/zh-tw/entertainment/95nyeb.html
‧ 金星因為變性付出巨大代價,後遺症太恐怖!
  https://kknews.cc/entertainment/p4yjrej.html
 

[註6]: 變性後悔的案例:

‧ 男童變性兩年就後悔 家長怪罪醫生性別診斷太草率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191093
‧ 男變性當女 23 年後悔 75 歲老婦想要裝回男根
  https://goo.gl/kWSfRn
‧《跨性別孩子:誰最懂?》(Transgender Kids: Who Knows Best?)[58:59]
  https://www.dailymotion.com/video/x58s24i

[註7]: 「內政部在 2015 年初,即展開跨部會研商性別變更登記『免摘除生殖器官』方案。兩年下來,多次與行政院公文往返,政院對政策始終懸而未決,理由是『各部會意見仍不一致』。……內政部統計,1998年至 2014 年止,共有 532 人完成性別變更登記。自 2015 年起,內政部因人道團體的建議,研商『免摘除生殖器官』變更性別的議題,忽忽兩年過去,方案仍未核定,但又多出 161 人摘除生殖器官,完成性別變更登記。累計至今年 4 月 30 日,分別有男變女 409 人、女變男284 人,男變女的意向較女變男多出一倍」(李順德,2017)。

-------
參考文獻:

李順德(2017年6月15日)。「性別變更免摘除性器官」懸而未決。新新聞。取自https://reurl.cc/41M4L

李鶯喬、謝仁俊(2013)。變性慾症者大腦解秘。取自https://reurl.cc/loRYj

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精神醫學部(2015)。性別不安。取自http://health99.hpa.gov.tw/media/public/pdf/21920.pdf

Dhejne, C., Lichtenstein, P., Boman, M., Johansson, A. L., Långström, N., &Landén, M. (2011). Long-term follow-up of transsexual persons undergoingsex reassignment surgery: Cohort study in Sweden. PLoS One, 6(2), 1-8.Retrieved from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043071/

Fausto-Sterling, A. (2000). Sexing the body: Gender politics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sexuality. New York, NY: Basic Books.

McHugh, P. (2016, May 13). Transgender surgery isn’t the solution: A drasticphysical change doesn’t address underlying psycho-social trouble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Retrieved from https://reurl.cc/9G9OY

Top


©2012 真善美教學資源分享網
2013年8月1日至2016年10月31日,本網站由國立新竹教育大學負責維護建置
2013年8月1日至2015年10月31日,本網站獲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補助
2016年11月1日起,本網站由國立清華大學竹師教育學院性/別教育發展中心(原性別教育研究中心)維護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