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向社會規範」防治校園性侵犯與騷擾

以下內容取自
國家教育研究院 國際教育訊息電子報 第 164 期
 
原文網址:https://fepaper.naer.edu.tw/paper_view.php?edm_no=164&content_no=7426

       過去20年的大學校園研究顯示,提供學生有關同儕行為的正確訊息就可以減少不當飲酒行為,此方法稱為「正向社會規範」(positive social norms),因為人性中存在著喜愛模仿他人行為的天性。

       此法現在也被應用在避免性侵犯與騷擾。調查顯示,超過一半的年輕女性和近一半的年輕男性在18歲之前經歷過性騷擾,而8%的女孩在此年紀前經歷強暴或強暴未遂。

       自#MeToo運動開始後,美國已有6個州引進或通過法案要求在K-12的性別課程中教授性行為前如何取得對方的同意(consent)。但是,關於什麼樣的教育實際上有助於改變青少年的態度和行為,還未有太多的研究。

       Sandra Malone 主持一間位於愛荷華州的非營利組織Day One,提供教育和強暴危機處理。她的課程是第一批試圖教導青少年尋求同意並利用「同儕壓力」建立更健康的性關係的方案之一。

       Day one課程改編自飲酒防治教育中的「正向社會規範」方法,心理學家與性侵防治專家Alan Berkowitz表示,社會規範方法首先透過人口調查以獲得正確的信息,然後用於糾正誤解。Berkowitz解釋說:「鼓勵年青人做出健康決定的最有效和最具力量的方法之一就是了解他們朋友的真相,因為事實上他們的大多數朋友都很健康。」

       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的Lindsay Orchowski與其團隊與Day One 合作調查羅德島26所高中約8,000名學生,發現如下:

       87%的學生表示他們個人相信舉報性侵害的人,但僅51%的學生認為他們的同儕會相信這些舉報。

       92%的學生個人相信旁觀者可以幫忙避免性暴力,但僅55%認為他們的同儕認同旁觀者的力量。

為了導正這些錯誤認知,Day one課程包含街頭騷擾、暗中觸摸、熟人的性侵及網路霸凌等各種情境。一旦學生們得知同儕支持受害者,下一步就是讓「正向社會規範」更具能見度。

       Berkowitz指出常見的情境:一位年輕男性在他朋友面前做出性別歧視的評論或甚至暗中觸摸女性,大部分的人也許覺得不舒服,然而他們什麼都沒說,甚至只是笑一笑。有一群沉默的多數人認為他們是少數,正向社會規範可讓大多數人知道有許多人和他們站在一起。

       但要站出來發聲仍是讓人恐懼的,Day One最後一堂工作坊的課程重點是如果學生親眼目睹男性意圖在派對中將明顯酒醉的女孩搬進一個聚會的臥室,如何以及何時進行干預。

       學生們也表示,不說出來當作沒事一樣,那麼類似的事情就會持續發生。發聲不只是對潛在的旁觀者或潛在的受害者,也針對許多潛在的加害者,「正向社會規範」方法對他們是有用的。

       阻止罪犯,而不僅僅是為受害者和旁觀者增能,是預防性暴力的關鍵。研究表明絕大多數校園性犯罪多是重度酒醉侵略者,雖然正向社會規範教育可能不適用於動機明顯的重複加害者,但能有效勸阻那些可能不小心越過線的人。
     
譯稿人:林雅婷
資料來源:2018年11月13日,南加公共廣播電臺
https://www.scpr.org/news/2018/11/13/87064/how-schools-can-reduce-sexual-violence/

 

連結閱讀原文

 

 

 

Top


©2012 真善美教學資源分享網
2013年8月1日至2016年10月31日,本網站由國立新竹教育大學負責維護建置
2013年8月1日至2015年10月31日,本網站獲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補助
2016年11月1日起,本網站由國立清華大學竹師教育學院性/別教育發展中心(原性別教育研究中心)維護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