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全社安網 才能有效減少虐童

以下內容取自
YAHOO奇摩新聞  2019.01.22
 
原文網址:http://t.cn/ExlwMBt

       新的年度才剛開始,卻接連發生「肉圓爸」家暴事件、17歲小媽虐死女童案,以及苗栗9歲男童遭虐案,不僅再次引發民怨沸騰,對於來不及長大的台南女童,就連遠在英國的媒體也發聲譴責生母及其他施暴者。

       從去年二月行政院核定「強化社會安全網計畫」至今,重大虐童案依舊頻傳。讓人匪夷所思的是,去年中秋連假期間才陸續發生新竹男童被赤裸綁在陽台,以及台中女童受虐致死,當時也曾引起軒然大波,為何短短幾個月後又發生數起駭人聽聞的虐童案?更何況去年11月台北市才剛發生2歲男童在廁所餓死的悲劇,兒虐事件層出不窮,政府以家庭為中心的「社會安全網」到底是在「強化」浮濫通報、卸責通報,讓有限的社工人力更疲於奔命,還是真的有對症下藥?

       另一個必須要正視的現象是,目前台灣社會正不斷的在重複「發生重大虐童案→媒體、社群網站揭露→民怨四起→政府危機處理→平息民怨」這樣的過程。而最大的問題是其中缺乏機制監督政府的因應措施是否可行,以及日後是否真正落實?而且一旦輿論的聲量不夠大,或是民怨平息了,虐童事件通常很快就被遺忘,直到下一個悲劇再次發生、民怨再起時,政府才會有新的作為。也就是說,民怨的多寡往往左右了政府的態度。

是為了平息民怨,還是真能終止虐童?

       以日前發生的這幾起虐童案件來看,由於民怨四起,所以政府也很快速的回應,並立即由衛福部啟動「春節關懷訪視專案」,要求各縣市政府「針對轄內的兒虐高風險族群,於農曆春節前全面清查訪視」。但問題是,這種一次性的「專案」訪視,除了應付民怨、加重基層人力的負擔外,真能有效防堵虐童問題嗎?如果是為了讓民眾有感,衛福部長還不如指派次長們親自率隊挨家挨戶進行關懷訪視,相信更有媒體效果,也更能解決跨部門合作時橫向聯結不足的問題!

       再者,儘管社工原本就負有家庭訪視的職責,但每個個案的狀況不一,且平均每位社工的個案量比高達1:35,甚至還有傳出個案量數超過50的情形,而距離農曆春節卻只有約半個月的時間,衛福部這種形同懲罰第一線社工的「專案」,不僅打擊基層士氣,更嚴重的是,一旦高層不斷的以這種不專業的方式指揮調動基層,更可能誘發離職潮,讓社工人力不足的情形更加雪上加霜,最後受害的還是那些等待救援的受虐兒。

修法就能一了百了?

       除了衛福部的「限時」專案外,更多人關注的就是《刑法》第286條的修法了。然而,無論是贊成修法與否,或是主張虐童致死最重應處無期徒刑,甚至是處以死刑者,都不該忘了,過去《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修法,其中第112條規定:「成年人教唆、幫助或利用兒童及少年犯罪或與之共同實施犯罪或故意對其犯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但修法後至今,重大虐童案件並沒有明顯的減少。

       也就是說,所有人都希望能有效遏止虐童事件的發生,但不需要對未來修法後的結果有過度的期待,更不該讓政府藉由推動修法而轉移了焦點,因為預防兒虐的發生才是我們最主要的目標,而不只是「司法正義」,更不是「私刑正義」。因此,如何健全現行的「社會安全網」,讓所有的受虐兒少一個都不漏接,才是政府最迫切的工作。

       特別是補充社工人力,以及改善社工包括待遇、工時等勞動條件不佳的現況,並以納編取代約聘,如此才能吸引更多優秀的人才投入助人的工作。此外,像是兒盟主張的比照國外的經驗建立衛政體系定期到宅訪視的「新生兒關懷支持機制」等,又或者是藉由現行「準公共化政策」所發放的0-4歲「育兒津貼」,附加父母需接受政府定期訪視、確保幼童無受虐之虞等條件,都是有助於讓「社會安全網」更為綿密的策略之一,而不是那種一次性、變相懲罰社工的春節「專案」。

 

連結閱讀原文

 

Top


©2012 真善美教學資源分享網
2013年8月1日至2016年10月31日,本網站由國立新竹教育大學負責維護建置
2013年8月1日至2015年10月31日,本網站獲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補助
2016年11月1日起,本網站由國立清華大學竹師教育學院性/別教育發展中心(原性別教育研究中心)維護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