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虐尤烈於恐攻

以下內容出自
    聯合報 薛承泰(台灣大學教授) 2018/10/12  
原文網址:https://udn.com/news/story/11321/3419074

 

經濟與和平研究所公布恐怖主義指數報告,二○一六年全球恐攻死亡總人數二萬五千六百七十三人,從一九七○年代以來,唯一超過三萬人發生於二○一四年。相對地,根據聯合國資料,二○一六年全球有五百六十萬名五歲以下幼童死亡,一五年則是超過六百萬幼童死亡。儘管幼童死亡數是恐攻死亡數的二百倍,可是國家花在對抗恐攻經費上,卻可能是千倍於預防兒虐。

去年台灣沒有恐攻,兒少死亡卻高達一千三百八十七位,其中兒虐死亡廿七位,事故傷害死亡二百四十五位,這些都是可以避免的。國慶日又傳來單親媽攜兩子自殺,所幸長子有透露消息獲救。兒少死亡對於每年出生數持續下降的台灣,是雪上加霜!尤其兒虐死亡不過是冰山一角,在恐怖陰影中成長的兒童,不知有多少?

上個月發生在新竹市男童遭父親同居人褪光衣物、吊綁在陽台罰站,整個人瘦到皮包骨;還有四歲女童獨留家中,半夜醒來,跑上街找媽媽。不論是前者的「管教不當」,還是後者的「疏忽」,都只有一個事實,那就是將幼年子女推入險境,也凸顯了「親職」的問題。

尤令人震撼的,去年發生兒虐案例中,施虐者有七十六點二%是父母或養父母,若加上同居人,則高達八成。換言之,施暴者通常是最親近的人,也是兒童的「照顧者」或「監護人」。在動物世界中,似乎還看不到這個現象;很諷刺的,兒虐的發生似乎跟著人類歷史走。

在過去高生育年代,經濟條件差,父母常需面對養活一組籃球隊子女的壓力,在無暇照顧好每個子女的情況下,「愛之深,責之切」,希望子女順從,父母才有時間去打拚。儘管父母的用心,子女未必能體會到,卻能在成長過程中,看到父母如何對待其兄弟姊妹而察覺「親職」的存在。無論是半夜揹著弟妹去求診,還是和父母形成衝突,看在眼裡,點滴在心頭。

一九八○年代台灣進入現代化,經濟起飛、小家庭崛起,家中子女少,個個都是寶,成長中不僅物質生活較為充裕,體罰也被明令禁止。在教育上強調人權與自主,家庭中父母威權不再,連學校老師的權威也式微。於今九○後世代也開始成為父母,這些新世代在原生家庭中體會親職的機會較少,一旦成為新手父母,常是手忙腳亂不知所措,最好有人幫忙帶小孩,不然就送托育機構,這一來,連練習親職的機會也放棄了!

當親職觀念逐漸淡薄,就算是年過卅的父母,基本上仍像小孩帶小孩。君不見,網路上流傳父母眼睛盯著手機,不知娃娃車滑向了馬路中間,或是讓幼兒獨自玩耍發生意外而沒有警覺;當親職敵不過手機的吸引力,或父母困於不穩定的婚姻、或陷於經濟困境、或染上藥酒癮,那更是一顆不定時炸彈!

值得注意的,近年來兒虐通報數來自父母,居然少於來自受虐孩童的求救,這是嚴重警訊!日前行政院已核定「強化社會安全網計畫」並強調「以家庭為中心」;若沒有具體措施,以重建親職觀念、穩定婚姻與家庭、強化父母的責任,增設再多的社福機構與社工,又如何能防範危機於家庭之內呢?

(作者為台灣大學教授) 

 

連結閱讀原文

Top


©2012 真善美教學資源分享網
2013年8月1日至2016年10月31日,本網站由國立新竹教育大學負責維護建置
2013年8月1日至2015年10月31日,本網站獲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補助
2016年11月1日起,本網站由國立清華大學竹師教育學院維護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