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台灣社會大眾校園霸凌經驗調查報告

以下內容來自 兒盟資料館
原文網址:https://www.children.org.tw/research/detail/69/1355

 

『你有想到一個舉動,讓我終生都受害、苦不堪言。』

『對不起,我當時不懂事,請妳原諒我……』

『對不起,我當時不應該也跟著一起欺負妳的。』

『對不起,當時沒有給你們直接的幫助,相信善良的你們會過更好的生活的!』

『我會站在你這裡!』


一場三十三年後首度召開的國小同學會[1],因為霸凌者向被霸凌者認錯,意外引發許多討論。其中最令人意外的是,國小發生的校園霸凌事件,居然讓牽涉當中的每個人成年後依舊銘記在心、永難忘懷。

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以下簡稱兒盟)自2004年開始研究校園霸凌事件,已經歷十三個年頭。為了解一般民眾對現今霸凌的想像,以及過去校園霸凌經驗對其影響為何,今年特別針對18歲以上成人進行調查,調查時間為2017年08月09日至09月01日,施測方式以線上問卷方式進行,總計回收1,509份有效問卷。男、女所占比例分別為25.8%、74.2%。其中38.3%(N=579)目前有18歲以下就學中的孩子。調查發現如下:

一、七成五民眾過去曾接觸過霸凌事件,且影響深遠


調查發現75.3%民眾過去曾親身接觸過校園霸凌事件,意味著每四位就有三位,顯示從過去校園霸凌就一直是常見的校園問題。

(一)接觸過印象最深刻的校園霸凌事件:近四成是被霸凌者;局外人佔41.6%,只有不到一成是挺身者。

而根據Christina的研究[2]將校園霸凌事件分為六個角色,包含主要霸凌者(發動霸凌事件的領頭人物)、協助霸凌者(尾隨霸凌者進行霸凌)、助勢者(在事件旁叫囂或吆喝)、被霸凌者、局外者(保持中立不願介入或忽視)、以及挺身者(會制止霸凌或是跟師長報告)六類。

在本次調查接觸過校園霸凌事件的民眾中,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當時角色近四成(38.1%)是被霸凌者,局外人佔最多數為41.6%,但只有不到一成(9.5%)是挺身者。調查結果顯示願意挺身協助的人仍佔極少數,被霸凌者孤立無援的狀態相當常見,局外者雖多,但有同理心與正義感的民眾卻寥寥無幾。

另外,進一步分析性別在校園霸凌事件中擔任不同的角色,男性以主要霸凌者、協助霸凌者、助勢者(16.4%)比例較高,而挺身者(11.1%)以女性比例較高。

(二)過去霸凌事件以關係霸凌為主,佔81%,肢體霸凌(28.9%)其次;男性接觸到肢體霸凌與性別霸凌較高,女性以關係霸凌為主;發生在國中時期最多

        研究中將校園霸凌事件的發生事件狀況分為四類,為肢體霸凌、關係霸凌、性別霸凌以及網路霸凌,其中以關係霸凌最多佔81%,其次為肢體霸凌比例將近三成(28.9%),另外性別霸凌佔9.3%以及網路霸凌佔4.8%。由此狀況顯示,雖然引起師長注意的多是較嚴重的肢體霸凌,但不易被發覺的言語嘲笑、關係排擠等戲謔型的關係霸凌發生比率反而較高。

進一步比較性別的狀況,男性接觸肢體霸凌及性別霸凌比例分別為35.2%與5.3%,而同類型的女性比例為14%及1.6%,另外女性涉入關係霸凌比例為84%,而男性為59.1%;由此可知性別在霸凌發生類型上的差異,男性接觸到肢體霸凌與性別霸凌較高,而女性則以關係霸凌為最主要之狀況。校園霸凌發生時期,發現國中最多佔69.3%,其次為國小時期45.6%。

 (三)霸凌者、被霸凌者、挺身者不同角色之霸凌認知與現況差異

進一步了解不同角色對當時校園霸凌事件的想法,以及目前的狀況為何。


1.忘不了的痛:75.3%被霸凌者到現在仍會回想,92.5%認同霸凌傷害是一輩子

調查曾接觸過校園霸凌事件的民眾當中,約三分之二(66.7%)的民眾曾回想過去事件發生的情境,顯示校園霸凌事件對多數民眾而言,是忘不了的經驗。

另外以霸凌事件的角色分析,高達75.3%被霸凌者會回想到過去霸凌的狀況,92.5%被霸凌者認同霸凌傷害是一輩子。顯而易見地,校園霸凌事件對被霸凌者的影響極深,亦造成難以抹平的傷痕。

2.缺乏同理心:逾兩成(21.6%)霸凌者不同意霸凌傷害一輩子

進一步分析校園霸凌角色,在對是否同意「霸凌傷害是一輩子的」答題中,主要霸凌者與其他角色,有明顯差異(卡方檢定,X2=127.8,P<.001)。顯示霸凌者不認同霸凌傷害是一輩子的比例是所有角色中最高的,有超過兩成(21.6%),顯示霸凌者同理心低落,無法感同身受理解被霸凌者受到的傷害,使得霸凌事件一再發生。

3.被霸凌者現況:易憂鬱,不擅長人際關係

被霸凌者與挺身者相比,心情曾陷入低潮憂鬱比例高達96.6%(X2=76.815, P<.001),認為自己不擅長處理人際關係或人際衝突比例佔58.2%(X2=46.44, P<.001)。與挺身者(85.5%及41.8%)相比,有明顯差異。

4.挺身者現況:整體生活品質、情緒、人際表現最佳。

參考世界衛生組織的生活品質量表[3],我們設計十三題生活品質與滿意度量表,比較不同霸凌角色目前的生活品質,發現挺身者與局外者生活品質量表分數皆與被霸凌者有明顯差異,挺身者與局外者平均分數都比被霸凌者高,挺身者平均分數41.4(t=3.857,P<.001)表現最好、局外者平均為40.3分(t=4.179, P<.001),而被霸凌者平均僅有38分。

上述研究結果,我們發現挺身者在生活品質或情緒狀態都較其他角色為佳,由此可知校園霸凌事件中角色對生活狀況的影響,具有同理心與正義感的挺身者生活品質是最好的。


二、目前的校園霸凌

(一)逾九成民眾普遍認為現在校園霸凌較過去嚴重

進一步詢問社會大眾對現在校園霸凌的了解,發現超過九成(90.3%)民眾認為現在校園霸凌比過去自己就學時期嚴重,顯示一般人認知到的校園霸凌問題是愈來愈嚴重。

進一步詢問變嚴重的原因,以學生缺乏同理心(47.6%)、霸凌問題處理困難(43.7%)、老師無法解決(36.7%)。顯示雖校園霸凌已屢見不鮮,但學生本身同理心的存在與否,是民眾主觀覺得校園霸凌更嚴重的原因。


(二) 三成二家長表示孩子在學校有接觸到(包含疑似)霸凌事件

1.目前校園霸凌類型:依舊以關係霸凌為主,網路霸凌增加快速

逾九成民眾認為校園霸凌變嚴重,然實際的狀況為何呢?為了解校園霸凌現況,我們針對問卷填答者為家長且有小孩目前在學者(579位),詢問其目前小孩就學的霸凌狀況,結果發現有184位,31.8%家長表示孩子在學校有接觸到(包含疑似)霸凌事件(包含霸凌、被霸凌、旁觀者角色)。

進一步了解這群孩子的經驗,發現依舊以關係排擠、嘲弄、惡作劇為大宗。顯示目前校園霸凌發生事件類型與過去相比,仍舊以關係霸凌為主佔76%,肢體霸凌為(25.1%)與過去差異不大,但值得注意的是,相較於其他霸凌型態,網路霸凌明顯增加最為快速。

此外,平均一個霸凌事件樣本中會發生1.9個霸凌事件類型,由此可知校園霸凌的狀況變得更加嚴重及複雜化,也變得更為棘手難以解決。

2.目前校園霸凌處理狀況:近三成家長表示沒有處理

進一步詢問家長學校處理狀況,因為很多家長不清楚,所以僅有86位填答。就填答的結果發現近三成(29.1%)的家長表示學校完全沒有處理校園霸凌問題,另外有16.3%的校園霸凌狀況在學校處理之後,處理無效或問題變更嚴重,而表示問題已改善僅有43%,低於前兩者之比例(45.4%);由此可知,目前學校對校園霸凌的處理狀況還有很多加強的空間。



三、結語與呼籲--「我有我的『霸』免權- 反霸凌行動計畫」


    上述調查發現,從過去校園霸凌就是嚴重且不可忽視的問題,且其傷害是深遠不可抹滅,尤其對被霸凌者更是嚴重。目前校園霸凌依然存在沒有消逝,反而在大眾感受中認為更嚴重,處理方式亦不甚理想,仍待加強。

有鑒於此,兒盟今年特別舉辦「我有我的『霸』免權- 反霸凌行動計畫」,一方面透過校園宣導、舉辦教師研習等,減少校園霸凌的發生,另一方面也舉辦一系列霸凌故事的聲音和故事分享計畫,期待喚起民眾同理心,更能感受深受霸凌傷害孩子的苦痛,伸援反霸凌。此外,兒盟亦呼籲:

被霸凌者應尋求協助

在校園霸凌事件中傷害影響是長期的,有許多被霸凌者久久無法走出傷痛,建議若因此出現焦慮、煩悶或恐慌等負面情緒,建議找尋專業人士或機構協助,勇於求助是走出陰影的不二法門。


局外者應發揮同理心挺身而出

若部分局外者願意轉為深具同理的挺身者,霸凌事件的嚴重程度降低,而被霸凌者的傷害也因此大幅減少,且建議局外者聯合挺身,以團體的力量發聲更能喝止不當事件的存在,也讓挺身者更能提升自我力量減低畏懼。

霸凌成案標準應重新檢視,後續輔導應落實

調查發現家長認為學校沒有處理的比例偏高,建議重新檢視開案機制,建立友善且完善的求助機制,呼籲各級學校在處理校園霸凌事件應連結資源、謹慎面對,並積極處理以及持續追縱事件後續,使事件獲得完善處理,也減低相同事件反覆發生之機率。
 


[1] 國小集體霸凌她!33年後的同學會全班道歉 女擁抱:早原諒你們(ETNEWS,2017/09/19)
[2] Christina Salmivalli(1996). Bullying as a group process: Participant roles and their relations to social status within the group. Aggressive Behavior, 22, 1–15.
[3]生活品質題組共13題,改編自台灣簡明版世界衛生組織生活品質問卷,分數越高品質越高。效度檢定KMO0.926>0.5,變異數為0.578,各題共通性皆>0.3,顯著性P<.001。信度檢定Cronbach'sα0.913>0.7。

Top


©2012 真善美教學資源分享網
2013年8月1日至2016年10月31日,本網站由國立新竹教育大學負責維護建置
2013年8月1日至2015年10月31日,本網站獲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補助
2016年11月1日起,本網站由國立清華大學竹師教育學院維護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