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領域中兩性不平等的問題探討

原文引自:國家教育研究院 國際教育訊息電子報 / 譯稿人:吳迪珣
原文網址:https://fepaper.naer.edu.tw/paper_view.php?edm_no=150&content_no=7106&preview

【駐洛杉磯辦事處教育組】

Aciel Eshky雖然生在被世人公認缺乏女權的國家沙烏地阿拉伯,但身為女性的她早早就接受電腦程式的訓練,由小到大,從沒有聽過科學是男孩強項的說法,學習一路下來非常順利,取得電腦科學的學位,反倒是出國念碩士學位後,才首次聽到同學談論女孩數學的能力比男孩差的說法,令她非常訝異,甚至感覺像是受到霸凌。 

在STEM(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領域,其實沙烏地阿拉伯的女性有不凡的表現,雖然性別差距指數居於2015年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排名倒數20名,然而沙烏地阿拉伯STEM核心科目領域畢業女性比率39%,高於排名第一冰島的35%,排名第二挪威的26%。這也意味著性別平等差距最小的國家不見得有更多的女性接受STEM教育,這項對比突顯出性別平等的矛盾之處,也就是所謂的「性別平等相悖論」(gender-equality paradox)的現象。 

多年來,研究人員不斷提出互相矛盾的結果,引發最佳解釋的爭論。對致力於解決婦女從事科學領域人數不足問題的機構來說,答案將會左右制定干預政策的走向,並最終決定如何在文化背景差異大的各國,實現兩性平等的途徑。 

在2月份心理學期刊(Psychological Science)的一篇研究報告,蒐集了67個國家和地區的一項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測驗成績和在STEM領域相關的統計資料,以女性理工和數學的能力、在其他學科相對的優勢、及對科學的信心和興趣等為基礎,推估全球應該有34%的女性從STEM的領域畢業,但實際的數據只有29%。以此推論,對互相矛盾結果的最佳解釋,最終可能與個人的選擇(personal choice)有關。 

仔細分析差距後,發現更令人意外的現象是,那些愈是兩性平等的北歐國家,如挪威、奧地利、比利時等國,女性接受STEM教育的人數愈少。對這個結果的合理的解釋可能歸於外部因素,在較落後及男女平權不及格的地區和國家,從事STEM領域的工作,可以獲得較高的待遇和生活安定的保障,吸引女性投入的意願。而在生活水準及男女平權皆高的地區和國家,少了經濟及安全上的顧慮,就不一定要留在高薪有保障的STEM領域,從事的職業可以有多重及多樣化的選擇,女性們盡情的追求符合自己興趣的事業和前途。 

Leeds Beckett 大學教授、也是報告作者之一的Gijsbert Stoet表示,大家應該跳脫出長久以來皆歸罪於傳統角色觀念(role models)及歧視造成兩性在STEM領域形成差距的迷思,讓女性依循自身的長處及喜好來選擇自己的未來。STEM領域可能會少些女性,但其他學科如心理學等會多一些女性,這也不見得是壞事。 

如只一味的強調男女平權,反而會讓問題更加複雜化。譬如STEM相關的職場若真的有一天達到男女各半的要求,但女性所得的待遇或升遷不如男性,這算得上是男女平權嗎?再者,就算達到STEM領域畢業的男女比例相當,但進入職場,還有多重考量,例如婦女育嬰及照顧家庭的優先,或者在較為落後國家,與教育程度相對應的工作缺乏或不對婦女開放等等,都是問題複雜的因素。

 

譯稿人:吳迪珣

資料來源:2018年4月26日,UNDARK 期刊

IN TACKLING GENDER INEQUALITY IN STEM, CONSIDERATIONS OF CULTURE
https://undark.org/article/gender-inequality-stem-fields-culture/

Top


©2012 真善美教學資源分享網
2013年8月1日至2016年10月31日,本網站由國立新竹教育大學負責維護建置
2013年8月1日至2015年10月31日,本網站獲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補助
2016年11月1日起,本網站由國立清華大學竹師教育學院維護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