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世界大戰」結少離多成國安危機

以下內容出自
新新聞 / 李順德 2018-04-11 
原文網址:https://goo.gl/CRhiEx 

今年前3個月12,916對怨偶

「戀愛是容易的,成家是困難的;相愛是容易的,相處是困難的……」李宗盛這首歌反應了今天的婚姻趨勢。據內政部的最新統計,2017年結婚率創下近7年最低點,而離婚率則連續3年創下新高,2017年有5萬4412對夫妻離婚,達2.31‰。台灣超高離婚率曾在民進黨首次執政時被拿出來做文章;最高發生在2003年的2.9及2006的2.8,曾拿過亞洲第一、世界第二的高離婚率。很巧合的,民進黨重返執政,離婚率又再攀升了。台灣22縣市中最高離婚率在花蓮縣,6都中則是以桃園市居冠,一些經濟狀況不佳的偏鄉地區離婚率偏高,帶來許多隔代教養、單親家庭等問題。主管衛生福利的台南市前副市長顏純左曾以「第三次世界大戰」形容這場男女的戰爭,何時結束不知道。如果少子化是國安問題,則高離婚率加上結婚對數減少,都可能讓「少子化」加劇,高離婚率將是構成國安問題的要素。對台灣人而言,婚姻這條路愈來愈不平坦;如果處理出現問題的婚姻,甚至該如果理性考慮分手,是愈來愈多人必須坦然面對的。而對政府而言,因應離婚帶來的經濟社會安全問題,也成為另一個重要挑戰──用賴揆的話,這是個「世紀議題」。

  ~~~~~~~~~~~~~~~~~~~~~~~~~~~~~~~~~~~~~~~

煙花三月台灣才正式邁入「高齡社會」,人口變遷的另一端「高離婚率」卻如鬼魅般纏上台灣社會。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初,台灣離婚率一度飆升,二○○三年曾高居亞洲第一、世界第二;雖有一段時間緩和下來,但最近三年又再度連三年攀升。


離婚率曾高居亞洲第一世界第二


根據內政部公布的戶口統計資料,一七年累計結婚對數十三萬八○三四對,較上年同期減少九八二七對。離婚對數為五萬四四一二對,較上年同期增加五七五對,結婚少、離婚多,給人口問題添了警訊。一七年粗離婚率達二.三一‰,較前一年同期增加了○.○二‰。依內政部最新資料顯示,一五年至一七年,台灣離婚率由二.二八‰攀升至二.三一‰,連三年攀升。一七年的離婚率,在亞洲除去中國外,是最高離婚率國家。「採粗離婚率」的定義,是「某一個年分中,每一千個常住居民中有幾對登記離婚」,這是各國對離婚率慣用的統計方式。

行政院長賴清德曾幫友人寫序時說,高離婚率是台灣目前所遇到的世紀議題。台灣超高離婚率曾在民進黨首次執政時被拿出來做文章;最高發生在○三年的二.九‰及○六的二.八‰,曾拿過亞洲第一、世界第二的高離婚率。很巧合的,民進黨重返執政,離婚率又再攀升了。

即使邁入一八年,前三個月高離婚率仍未緩和,累計一至三月離婚對數為一二九一六對,較上年同期增加一一八對。三月是台灣離婚的高峰期,離婚對數五一三六對, 較上月增加一七四○對。

「別小看這些冰冷的數字。」衛福部資深官員說,即使只有一對夫妻離婚,也馬上出現一個單親家庭的問題,如孩子的教養、經濟安全、遷居、就業、失業等。以二月離婚對數而言,已造成三三九六個家庭處於顛盪的生活狀態。

佳偶因種種因素成為「怨偶」而走上離婚之路。內政部統計處曾分析,一五年離婚夫妻結婚未滿五年者,占了三三%,五至九年者占二○%,也就是「七年之癢」就離婚的超過一半。這樣的結果,兒福聯盟發現,光高中以下單親家庭學生人數就已超過二十五萬人次。


六都最高離婚率在桃園


現代社會改變了傳統人際網絡與家庭功能,當然也影響到婚姻關係。那麼是否都會男女的婚姻關係比農村社會更脆弱?以台灣的情況而言其實不必然。

你知道台灣二十二縣市中最高離婚率在花蓮縣嗎?花蓮粗離婚率為二.九‰,這個數字已比亞洲離婚率最高的中國一五年平均數字二.八‰來得高。花蓮除外,前十大高離婚率縣市分別為基隆市、澎湖縣、桃園市、台東縣、新北市、嘉義市、高雄市、屏東縣、苗栗縣等。桃園市全國最年輕、新興的城市,離婚率二.六七‰,是六都最高。

一些經濟狀況不佳的偏鄉地區離婚率偏高,帶來許多隔代教養、單親家庭等問題。不過,德國基森大學政研所社會科學博士、東華大學副校長朱景鵬說,他在東部教書,發現部分所得偏低家庭,選擇以離婚方式,爭取較為到位的社會福利。

「離婚,是男女差異(生活背景、語言表達、健康行為)所引起的戰爭。男女大戰的結果使得人離家破,戰況比第一、二次世界大戰更慘,在我看來就是人類啟動的第三次世界大戰。」主管衛生福利的台南市前副市長顏純左曾以「第三次世界大戰」形容男女的戰爭,何時結束不知道,但往往造成家破人散。

顏純左的形容也許有些危言聳聽,但如果少子化是國安問題,則當年度高離婚率、結婚對數減少,都將預告下一個年度的「少子化」加劇,高離婚率將是構成國安問題的要素。官員說,主政者以催婚(未婚聯誼等)、促婚或許能提高每年的結婚對數,但對高離婚率似乎無計可施。

人口學家薛承泰以當年登記的結婚對數與離婚對數做比較,發現○九年全球金融風暴,台灣僅十一萬六三九九二對登記結婚,但離婚對數一萬七二二三對,離結婚比為一比二,即每兩對登記結婚就有一對離婚。顏純佐則以○九年離婚對數除以當年結婚對數,發現高達四九%,而去年離婚對數除以去年結婚對數,離婚率也有三九%(依薛承泰的算法就是二.五對登記結婚,有一對離婚)。台灣離婚比偏高,已經超歐趕美了。

 

離婚程序困難,離婚率卻超歐趕美


以台灣的法律而言,台灣並非容易離婚的國家,離婚程序很困難,須雙方合意或法院判決才能離婚,但台灣仍有很高的離婚率。為什麼兩人不願再攜手?探究原因,十對怨偶離婚有十一個理由。

顏純佐說,「相愛容易相處難」,很多夫妻在結婚後,面對開門七件事,因生活而爭吵,如果彼此不為對方設身處地、用心經營,很容易造成仳離。薛承泰認為,夫妻佳偶變怨偶,一定有些破壞兩人感情的核心因素,有經濟因素,也有雙方個性不合。

兩人個性不合、相處不來而讓第三者介入是常見的原因。有一位駐外女外交官,十年內離婚兩次。第一次離婚她有些猶豫,因與她愛情長跑多年的醫科老公,婚後常和護士勾搭在一起,她駐外返國後,發現護士已有身孕,對老公的不忠,她本想原諒,但考慮與老公膝下無子,只好無奈離開。

這位外交官再度駐外,海外寂寥的生活,讓她再次選擇婚姻。這回的對象是一位看起來外表老實的名校博士,也生了小孩,沒想到該名校博士的價值觀與她差距懸殊,不但不賺錢養家,也不孝順台灣親人。兩人婚姻生活愈來愈沒趣,第二段婚姻也就這樣結束了。

此外,薛承泰也指出,女性自主性抬頭(財務、個人意志),加上最近幾年同婚、多元成家議題發酵,有些人選擇離婚。


 

連結閱讀原文

Top


©2012 真善美教學資源分享網
2013年8月1日至2016年10月31日,本網站由國立新竹教育大學負責維護建置
2013年8月1日至2015年10月31日,本網站獲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補助
2016年11月1日起,本網站由國立清華大學竹師教育學院性/別教育發展中心維護建置